您好!欢迎访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官网
今天是:    
【乘联会论坛】观念改变后的汽车设计新风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7日    浏览量:253次    下载
    自2015年前后打着颠覆旗号的造车新势力诞生以来,不仅掀起了中国汽车自动驾驶革命的浪潮,而且汽车外形设计方面的创新,也给中国汽车市场带来一股新风。长期以来,全球汽车的造型设计一直都处在一种在新车发布时都被称之为全新设计的套路之中,溢美之词不绝于耳。但一旦进入市场后就会被不断涌入的新车所淹没,可以不夸张地说,在滚滚的车流中,很难不依靠商标来区分汽车的品牌和型号。所以市面上可以经常看到多个品牌著名“大嘴巴”式的热散器面罩、“天使眼”般的前灯等类同设计。最近又开始流行大平头式的车身前端和车身腰线更加硬朗的设计等等。

    因此,单从新车的造型设计总是难以激起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市场竞争仍停留在品牌、配置和车价之中。这是因为长期以来,车企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我生产什么车,你就买什么车”之中。虽然上世纪90年代就已开始了车辆的定制生产模式,但其仅仅是停留在车内配置或车身颜色等很有限的范围之内,并无实质性的变化。可以说,直到今天为止,虽然理论上认识到观念要改变,可是价值模式仍然专注于硬件的配置,习惯性地停留在燃油车产品思路上,“配置高什么都好”。

    当然,也有例外,中国自主民族品牌中历史最悠长的代表作,红旗牌轿车在今年疫情尚未完全结束的1-7月,实现了史无前例的大卖,销量达到了84011辆,同比增长102.8%。实际上,从之前H5的上市,到如今的H9,红旗已经在设计观念上悄悄的进行了转变。从高高在上的品牌印象和庄重严肃的外形设计,变成了动感的车身线条和大平头的前脸设计,令人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在H9的智能座舱中,可以用手操作悬浮在空中的界面调节空调的风量,提升了人车交互的拟人性,亮出了“新高尚主义”的定位。

    在互联网时代,就像正在改变中的红旗车设计那样,具有互联网基因的造车新势力,敏锐地捕捉到了时代的脉搏,从把汽车作为第三移动终端的理念出发,努力满足消费者由里到外全方位的场景化生态服务,助力于其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特斯拉作为国外造车新势力而言,其不仅能在车型整合、设计,以及新技术应用方面,不断与创新融合,使产品总能够立足潮头,抓尽了眼球。比如Model S作品就借鉴了玛莎拉蒂的设计思路,并与此巧妙融合,但由于这两款车的制造目标和品牌发展理念相去甚远,对于这款红极一时的Model S,人们都忙于去追捧,根本就不在乎去深究这两款车的相似之处,或者说相似程度。当然,在这款车的车身造型方面也顾及了电动车电驱动和能量储备系统的固有特点。

    具体到造型设计,大部分造车新势力,都能充分体现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服务理念,悉心研究这些目标消费群心中的喜爱和欣赏习惯。因此产品设计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聚焦了许多年轻的、对产品要求具有个性化欲望的消费者,把他们从被压抑的消费需求中解放了出来。同时造车新势力汽车的LOGO设计,特别简洁而富有想象空间,完全摒弃了中外车企大致上都是在一个圈圈内图案中做文章的传统套路,给年轻一代消费者留下了意外的惊喜和深刻印象。也就是说,造车新势力拥有把握设计焦点的能力,以及紧跟时代特征的优势,能够把设计做到深入人心的效果,同时也明显拉开了与传统品牌之间的设计差异。

    新势力的年轻设计师们设身处地认识到新一代消费者和他们自己一样,多半具有叛逆心理,较少有从众心理。他们购买汽车时,并不太注重传统品牌,有一种凭什么非买奔驰、宝马的心态。他们不屑把汽车品牌当做身份象征,而是喜欢标新立异。如今这批自我意识极强的年轻人,在某种意义上只是把充满IT技术元素的智能座舱当做一个移动的玩具空间而已。

    当前造车新势力的汽车设计,除了部分企业把第一代产品交由外国设计师设计之外,大部分都是由本土设计师来完成。国外汽车设计公司盛衰过程演变,在一定种程度上也是一部世界汽车变革史,以上世纪70年代发生的两次石油危机为发端,美国汽车市场需求发生了改变,傻大笨粗的美国大车不再受到追捧,于是美国车企到欧洲,尤其是意大利去寻求小车设计技术,从而迎来了欧洲设计公司的第一波繁荣期。后来日、韩汽车为了竞争的需要也加入了这波热潮;到了90年代之后,中国汽车市场开始繁荣,新诞生的车企对意大利汽车设计顶礼膜拜,纷纷奔往欧洲高价求贤,同时这些设计公司也纷纷在北京、上海等地设分公司、开办事处,一时成为了他们的天堂。但是好景不长,国内自主品牌公司发现这些外来的和尚也绝非万能,充其量只能在媒体宣传上的“大牌加身”,什么宾利法尼亚、博通等等,而实际市场销售的作用极其有限,给人的感觉是“不过如此”。这几年正在走衰的观致就是典型的例子。当初仅在上海的国际开发团队就坐满了陆家嘴最豪华的国金大厦两个楼层,耗金无数。但消费者却不买账,因为这些大牌们根本不懂中国市场的实际需求,只是趾高气昂,我行我素,失败是必然的。

    而相反,本土汽车设计师和开发团队有着强大的学习和创新能力。因此,到了10年代中后期,造车新势力兴起之后,外国设计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充其量也只是一个点缀性的配角而已。

    当然,研发离不开资本的继续输血。8月31日,蔚来官方发布公告披露了最新一项股票增发规模与定价,预计融资规模可以达到17亿美元。其它如理想、小鹏等都相继在纽约证交所成功上市,分别募资14.73亿美元和15亿美元,所募得的资金将大部用于研发和开发市场。尽管在疫情和经济下行的情况下,造车新势力似乎资金压力很大,但实际情况也并非如此。客观情况是,由于造车新势力从几年前的近百家泛滥,经过两、三年市场过滤后,现能在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销量表上有统计数据的也就是10家左右,因此融资反而相对更集中了,再加上有证券市场的支持,可以预计,对于产品有市场、有竞争力的新势力而言,资本的前景光明,因此在车身造型设计方面可以有更多的期待。

    与车身造型设计的演变过程相类似的是其对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也正在走着类似的道路。8月中旬,蔚来宣布在围绕芯片、操作系统、算法和数据等方面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将以国内为主。很显然,在汽车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处于重大调整时期,核心技术才是制胜之本。自动驾驶技术更是不久将来占领市场的关键。在国际风云变幻无常的今天,无论如何要把研发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当然,汽车设计的最终成功与否,还要通过市场来验证,如今一个比较明显的例证是宏光Mini EV的成功,8月份卖掉了1.5万辆。其实这个车配置很一般,因为只有3万元左右的售价。但它的造型特别,个性化突出,令人过目不忘,吸引了相当多希望汽车造型有所改变的消费者。这就是汽车造型设计要达到的目标。(来源:罗锦陵 乘联会)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转载或引用本官网的原创文章,请注明作者及出处。